有史以来第一个“永生人”可能已经出生

  • A+

癌症都是自找的?这4种蔬菜医生从来不买 很多人却天天在吃

癌症都是自找的?这4种蔬菜医生从来不买 很多人却天天在吃

科幻电影中常常看到人们进入冷冻状态,跨越几十、上百甚至上千年,这一幕正在逐渐变为现实。济南49岁的展女士身患癌症去世后,遗体被低温保存,成为中国本土首例“人体冷冻”案例。

医生宣布死亡之后,等待了40个小时的临床响应团队迅速介入,进行灌流和血液置换等复杂的操作,之后展女士在一台由电脑控制的深度降温设备上逐渐降温到零下190℃,然后被转移至零下196℃的液氮罐中长期保存。整个操作的费用超过一百万,每年的保存费用达到5万。由于是中国本土第一例,整个项目的支出费用由山东一家生命科学基金会承担。

展女士是本土冷冻第一人,但已经不是中国第一人。2015年,61岁的胰腺癌患者,重庆作家杜虹选择了死亡之后立即冷冻保存自己的头颅。当时中国还没有保存设备,在经过一些技术处理后,杜虹的遗体在冷冻状态下被送到了位于美国洛杉矶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Alcor)总部——这是全球最大的冷冻人体研究机构之一。她的头部被分离保存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环境特殊容器里,在此后漫长的岁月,Alcor将按期添加液氮,保证杜虹头部的长存,按照Alcor科学家的乐观估计,指数进步下的人类科技也许能在50年后解冻杜虹的头颅,并再造躯体。杜虹曾是《三体》编审之一,一个长期沉浸于科幻小说的编辑,成为中国首例人体冷冻保存的人,也算情理之中。

有史以来第一个“永生人”可能已经出生

Alcor的CEO,Dr. Jerry Lemler

据美国记者Josh Dean的报道,早在1967年,美国教授詹姆士·贝德福德就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冷冻的人,他的尸体已经在Alcor生命延续基金会巨大的热水瓶形状的容器里静静存放了将近50年。截至2015年7月31日,Alcor已冷冻139名客户,同时还有1041名成员正在等待去世后的冷冻。实际上,此次中国本土第一例冷冻,也有Alcor的专家参与。

有史以来第一个“永生人”可能已经出生

工作人员为詹姆士·贝德福德准备冷冻容器

接受此次冷冻的银丰生物,成立于2015年,根据其官方介绍,这是一家基因工程、干细胞技术开发,人体细胞、组织及器官低温保存与复苏,细胞治疗及再生医学转化的专业研究机构。根据媒体列出的该机构的冷冻费用,液态氮40万、程式降温设备40万、体外回圈机100万、呼吸机7~8万;实验室搭建500万等,约700万,每隔10天到半个月需要补充一次液态氮,每年约5万元。中国足够大,富人足够多,从商业角度,硬件资产700万,每一例的保存费用100万,每年5万,这是一笔好生意。毕竟美国有了1000多名等待中的客户,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仅仅有相似的数量,冷冻费加上保存费,这就是一笔35亿的生意。

虽然这个生意看起来很不靠谱。

以现在的科技来看,冷冻对细胞深层结构的破坏,以及克隆技术是否能满足冷冻头颅对身体的需求,都是未知数。相关研究人员表示,现在能成功实施低温保存的只有相对简单的生物学对象,连人体器官的低温冻存都非常困难,低温冷冻复活哪怕是像小鼠、兔子这样的动物,目前也没有完整的成功案例,至于更庞大的人体,就更不可能,还有漫长的科学探索的路要走。即便这些问题都克服了,还存在更深层次的技术问题。现在有理论认为,人的意识依赖于神经元中的微管结构中的量子态,冷冻是否会破坏这种量子态,一切都是未可知的。

实际上,目前全球最著名的两家冷冻机构是,美国阿尔科(Alcor)和人体冷冻研究所(Cryonics institute),均只能操作冷冻和保管步骤,并不会出现复活的阶段。所以,早有人质疑过阿尔科,且在里面工作过8个月的员工爆料,研究机构只是诈财,根本没有所谓的复活。不过,也不能就此认定这是 ,因为以现有技术不能复活,是被冷冻者与家属均知道的事实。患者与家属所希望的是未来技术进步带来的“万一呢?”这正如冷冻脐带血与胎盘看起来也不靠谱。但是,正如很多家长所想,“就当为孩子买个保险,万一呢”?

2015年9月杜虹被大规模报道之前,“人体冷冻”的搜索指数为零,9月,这一指数跃升到2000,后来,它的热度基本稳定在了200左右。在那之后,一些人辗转找到银丰研究院,想把自己或亲人冻起来,其中一些,还是被美国阿尔科推荐而来。2016年,银丰接触到了十几例病人,单单是2017年上半年,就又有12位病人家属联系了他们。这里面肯定有病人自己对生的渴望,也有家属想挽留亲人所做的努力。文明演进了几千年,人类的基本局限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没有变,人性的光辉与弱点没有变,也不会改变。

从这个角度,不靠谱的生意,毕竟提供了一个希望,也算一门善行的生意,不过,这种人类亘古未遇之事却带来伦理上的困惑。

癌症两年前就有征兆 不是开玩笑 这个所有人都该看看

癌症两年前就有征兆 不是开玩笑 这个所有人都该看看

遗体冷冻保存公司是按照公墓注册的。依据美国法律,冷冻的前提是死亡。这就意味着,如果费用需要后人支付,后人很可能拒绝支付,公司结束冷冻。如果支付冷冻费用的是被冷冻者的资产以及遗嘱,虽然遗嘱支配遗产的使用方式是受法律保护的,但五十年、上百年是一个太长的时间,革命、政治变迁、观念的变迁,都会考验遗嘱的有效性。假设后人穷困潦倒,发现有可能结束遗嘱,获得这一大笔钱,那么,未必没有可能后人与公司达成共谋,结束冷冻。

另一个问题是,法律怎么面对一个复活的人呢?目前的法律和医疗规范对冷冻以及复活尚处于空白,现有法律体系中,人不存在复活的可能,那些经历过医生宣告死亡,并再次抢救过来的人,只是单纯的没有死亡。冷冻的例子则不同,他们不但被宣告死亡,而且,持续时间长达几十年,那么,他们苏醒之后,法律该怎么对待他们呢?他们和后代有什么关系呢,后来还有义务赡养这个曾曾曾祖吗?

不过,只要带来足够的好处,伦理上的议题,终究会被克服。正如《资本论》所说,只要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会甘冒上断头台的风险。同样的,当克隆能提供新鲜的、健康的、无排异的心脏、肝脏,所有的活着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现有的伦理,人体冷冻也同样如此。

不过,在这个技术普及到普通人之前,伦理与政治的障碍不可避免,那是因为现在参与冷冻的人都有一个共通点,有钱。

现在的冷冻费用非常昂贵。根据媒体的报道,杜虹家属给出的价格是,全身冰冻的需要200万元人民币,只冰冻头部的话,需要75万元人民币。展女士的价格由于在中国,便宜很多,100万,每年5万。虽然按照中国现在的房价,如果做最后的努力,100万的价格,只要卖房就能达到,但是每年5万,冷冻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50年,总体费用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难以逾越的高墙。

从古自今,穷人和富人的差别是物质的,甚至是尊严的,但最终都要面对死亡。有无数的谚语来描述这个事实,让穷人心平气和。技术奇点理论告诉我们,如果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永生人”已经出生,他可能就在你身边,不过,他首先需要通过冷冻达到50年或者更长时间以后,才能享受到这个科技。从这个角度,冷冻是通向永生的第一步,那么,贫富之别,就会变为生死之差,地球上有部分人可以永生,而其他人仍然只是短短百年。这种不平等才是最大的人类不平等,与之相比,之前的不平等都不算什么。

“永生”在任何世代都是一个令人魂牵梦绕的词汇。在王晋康的科幻小说《天年》中,政府发现了不可避免的全球性毁灭危机,于是大力支持宗教的发展,支持佛教、基督教但却单独撇下了道教,其原因就在于,前两者追求天堂与后世,而道教却追求的是人所在这一世的永生,起不到安抚民众的作用。当短期内的大规模死亡不可避免,政府求助于有天堂与来世的宗教,那么反过来,死亡是可以避免的,又会发生什么呢?

虽然来世与天堂非常美好,但现世有着毫无疑问的确定性,如果死亡是可以避免的,那么,人类就会积极的追求这一世的永生,而不相信来世,如果这种追求受限于社会经济的条件,无法普及——显然在一开始,是无法普及的,而与贫富相关的时候,所有的弱化贫富之差的谚语与宗教,都会受到颠覆性的挑战。

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态下,少数人先不死,在政治上就是不可接受的。在刘慈欣的《三体》中,逃亡主义是被严厉禁止的。那么,这种逃离生死的逃亡主义,在政治上,非常大的可能也是不能被接受的。

但是,矛盾的地方在于,如果这个技术在政治上是不可被接受的,被禁止的话,那么,损失的可能是全人类。市场下的技术创新,从来都是最初是少数人享受,少数人的购买支撑起最初的市场,随后市场规模逐渐扩大,更多的人力、物力、资源投入其中,形成规模效应,成本降低,技术逐步进入千家万户。汽车最初是有钱人的玩意,但后来变为进入千家万户;飞机最初也是有钱人才坐得起的,而现在成为普通的交通工具。所以,当冷冻、克隆器官技术都被禁止的话,最终受损的是全人类。

当然,现在也存在物质差别造成的生死差别。某些类型的白血病,是有可能被治愈的,但费用昂贵,高达数十万。还有些情况,如果钱足够,可以维持患者更长的时间的生存。而那些没有钱的患者与家属,只有在绝望中被医院拒绝。从整个社会来讲,很难向每一个人提供无底线的高昂资助,公共医疗政策必须有所取舍。这些政策被民众所接受,是因为,首先这种生的希望是不确定的,即有钱并不意味着活下来;其次,只有少数人才会遭遇绝症。

冷冻技术同样面对各种不确定性,即便通过冷冻,可以踏上永生的阶梯,但这一切,在技术上都是不明确的。这就使得冷冻在政治上不可能成为一个有意义的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冷冻人体,会是一门好生意,同样,也可以看做一项有意义的探索。所以,即便那些冷冻的人,有可能已经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不平等的受惠者,但也要看到,他们承担了风险。

注: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近30%的癌症竟然会“传染”?这两种病毒不得不防

近30%的癌症竟然会“传染”?这两种病毒不得不防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